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时光回声|日月潭边话乡思(台湾纪行之四)

2022-09-14 04:50:02 3576

摘要:说起台湾,就不能不提起日月潭。同阿里山一样,这两个地方在大陆同胞心目中,已然成为了台湾岛的标志,更是我心中一个长久的传说。到过台湾的朋友告诉我,不要过于迷信这个传说,日月潭其实只是一个水电站。话虽这样说,但是到了台湾岛,我却无法拒绝日月潭的...

说起台湾,就不能不提起日月潭。同阿里山一样,这两个地方在大陆同胞心目中,已然成为了台湾岛的标志,更是我心中一个长久的传说。

到过台湾的朋友告诉我,不要过于迷信这个传说,日月潭其实只是一个水电站。话虽这样说,但是到了台湾岛,我却无法拒绝日月潭的诱惑,因为她毕竟在我心中珍藏了那么久。

当我真的身临仰慕已久的日月潭,我发现那位朋友的话很有几分道理。日月潭尽管称得上是山清水秀、风景如画,但单纯就自然风光而言,大陆与她不相上下、甚或比她还美的观光胜地,可以说是数不胜数。比如喀纳斯、比如九寨沟、比如千岛湖、比如天山天池、比如洱海、比如西湖,等等等等。所以,当台湾友人问我日月潭美不美的时候,我说很美,但更多是内心感受意义上的。去不了、或者难有机会去的地方,感觉起来会更美,恐怕多数人都有这样的心理。

去日月潭的头天晚上,台湾的友人告诉我,美丽的日月潭很害羞的,常把自己隐藏在洁白的雾气中,每每令客人扫兴而归,希望我们的运气不会这么差。承他吉言,第二天上午我们赶到日月潭的时候,艳阳高照,微风不兴,把整个景区辉映得青山如洗、碧水如镜、长天如水。善解人意的日月潭,把自己真实的容颜,坦坦然然、毫无保留地展现在了我们眼前。

日月潭是个群峰环抱的高山湖泊,位于台湾中部的南投县境内。我一向觉得,绝佳的自然风光,必由青山绿水相伴而生,缺一不可。而台湾岛山多湖少,像日月潭这样大水面的湖泊,在台湾只此一家,别无分店。所以,日月潭在台湾同胞心目中才显得弥足珍贵。因此,我也理解他们对于日月潭的膜拜与赞美。

我的此次日月潭之行,除了山水风光,一位陪同接待我们的南投县公职人员,给我留下了更为深刻的印象。他是出于一份特殊的亲情,不顾身份等方面的种种不便,利用假期自费赶来接待我们的。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,他的姓名、职业姑且隐去,就称他为山东老乡吧。

当我们到达日月潭的时候,一个身材不高、敦敦实实的老者,已经站在景区的入口处等着迎接我们。下车之后,当陪同人员做完介绍之后,这老先生满面笑容地说:“欢迎欢迎!非常荣幸有机会陪同山东老乡游览日月潭!”他的口音,竟是几可乱真的曲阜腔!我在曲阜读过四年大学,对这音调是再熟悉不过了。这亲切的乡音,一下子拉近了我们之间的距离,有了一种一见如故的感觉。

我常为自己在辨别口音方面有些个小歪才而自得。与外地人交往,听他说上几句话,我就能大体分辨出他是哪个地区的人。这点小把戏,在我因工作需要经常走南闯北的那些年里,为我更方便、自然地同外地人交流,提供了不少的帮助。这一点,在日月潭边又发挥了作用。当我十分肯定地说这山东老乡操的是曲阜腔时,他立时兴奋莫名,那热情与亲切自是更添几分。

山东老乡告诉我,他父亲是四川人、母亲是山东曲阜人,系撤台人员。他自己就是撤台那年出生的,如今已六十岁了。来台之后,他家在“眷村”(国民党撤台军人家庭居住的小区)住了好多年。周围的邻居,全是来自大陆天南地北各个地方的人。他自小就常听大人们说大陆的事情,对大陆的山山水水、风土人情十分向往,也喜欢模仿各地的口音说话。说到兴起,他时而上海话、时而四川话、时而河南话、时而陕西话,学得还真像那么回事儿。

他说自己大学毕业之后,一直在行政机关供职。虽然很想去大陆走走看看,但至今也未能成行。于是,便只能私下里关注大陆的方方面面,特别是关于山东、四川的情况。老家来了人,倘若能见上一见、聊上一聊,那就更妙了。这回陪我们游览日月潭的台方人员,可巧是他多年的朋友。他从朋友口中听说了此事,方才有了我们的这次相聚,真是缘分哪!

闲聊间,他如数家珍般对我谈开了他所知道的、关于大陆的许多事情,比如历史的、地理的、经济的、文化的,把我给听得一愣一愣的。这些事情,不要说台湾人,就是大陆又有多少人能了解得这么清楚!我不由发自内心地夸赞他,真不愧为“大陆通”啊!得到了我的肯定,他更加高兴,很有几分神秘地对我说:“就冲你这话,中午喝酒的时候咱们一定得打个赌。”我问打啥赌,他笑而不答。

午宴设于日月潭边一座地势最高的酒店顶层,由山东老乡自掏腰包做东。我们凭窗而坐,秀美靓丽的日月潭一览无余,尽收眼底。向下望去,日月潭周围的山林绿且深,潭中之水清且幽。我突然觉得,在这样一个山水交相映秀的地方,很容易诱发人们的绵绵乡思。蒋介石撤台之后,在日月潭边专门修建了“行馆”,经常来此小住,据说就是因为觉得这儿的山水很像家乡奉化。

山绿,情更浓。水清,情却深。在美丽的日月潭边,血脉、乡思、同胞,也成了我们酒桌话题的关键词。酒过三巡之后,我想起了与山东老乡的那个打赌约定,便前话重提。他端起酒杯应道:“我能把大陆所有的省、市、自治区名称,以及各省、自治区的省会和首府所在地全部背下来。如若不信,我就背给您听。先背省市区,后背省会首府所在市。每一项如果全背对了,就请您喝杯酒鼓励鼓励。每背错或漏掉一个地方,我自罚一杯如何?”我一听这话,连忙表示这个赌可以打。

或许是有些急促,他在背省市自治区的时候,把江西给漏掉了。我指出之后,他很自觉地自罚了一杯。在略微定了定神之后,又背起了各省区的省会和首府。有了上回的教训,这回稍一留神,便分毫不差。我听得目瞪口呆,不要说大陆的一般人,就是大学毕业生们,对这些又有几个能张口就来!出于佩服,出于赞叹,更出于敬重,我主动站起来,连干三大杯啤酒。

在谈到自己何以有如此强烈之乡思情结时,山东老乡说,一是由于父母的教导,二是由于相邻军官和眷属们的转播,三是由于蒋的灌输。台湾过去的国文、历史等中小学教材中,关于大陆的内容很多。接着他的话头,我问他道:“看您的年龄,恐怕也有孙辈的后代了,儿孙们是否还有您这样的乡思情结?”听罢,他有些默然。停顿片刻,才幽幽地叹息说,“唉,乡思这东西,确实是一代比一代淡了。”

听了他的话,我深有同感。比如说,我的故乡情结比较强烈。但在我的女儿心目中,故乡就只是一个概念而已。因为至亲之人早已相继故去,她没回过几次故乡。只是由于我时常念叨,她才知道自己的故乡在山东寿光。记得在她读中学的时候,有次我带她去故乡看蔬菜博览会。看过之后,她说:“以后,我可以为自己的故乡是寿光而自豪了。以前,我还真不知道故乡是个啥样呢。”就像亲戚越走越亲一样,故乡也得常回印象才会更深。再比如说,前几年我见过一个老华侨的孙女。其时,她正在刻苦练游泳,说是力争参加北京奥运会拿金牌,但是要代表美国拿。那老华侨听孙女如是说,也只能是无奈地摇头苦笑。

思绪至此,我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个或许不太恰当的比喻。思乡之情,在第一代背井离乡之人看来,是一杯烈酒,浓香醇厚、回味悠久。而到了第二代,就变成了一杯香茶,有些味道,但却淡了许多。等到了第三代,怕是就成了一杯寡淡无味的白开水了。那么,第四代、第五代,乃至更久呢?

又一阵觥筹交错之后,在酒精和亲情的交互作用之下,山东老乡的情绪更加亢奋起来:“日月潭水清又美,但我相信血更浓于水。”说完这话,他站起身来,指着窗外继续说道:“大家看到日月潭里的光华岛了吗?它原本不小的,岛上还曾经有座庙。‘9.21’大地震之后,岛子的大部分连同那座庙,都沉到水里去了。很多民众说,这不仅仅是天灾,也是人祸的征兆啊。果然,台湾就乱了好些年。我们的中华之情,还有台湾的前途,可不能像光华岛一样越变越小啊!”可不是嘛,如今的光华岛,只剩巴掌大的一片土,孤零零地漂浮在水面上。

太阳西斜,酒意已酣。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,我们万般不舍地执手相别,互道珍重。并相约于不久的将来,一定在大陆重叙旧谊。山东老乡说了,再过个一年两载的,他就卸任不干了。到那时,他将无拘无束、舒心畅意地遍游大陆的山山水水,以了却自己多年的心愿。最起码,也要把自己背过无数次的那些地名,逐个地走上一走。

再见,亲爱的山东老乡!我衷心期待着与你的重逢。

壹点号谷荻

找记者、求报道、求帮助,各大应用市场下载“齐鲁壹点”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“壹点情报站”,全省600多位主流媒体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!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